2010年7月22日星期四

时候到来一定还你清白

纪念明福遇难周年

记得去年明福遇难停灵家中,那是个艳阳高照的炙热下午,我和K、H一起前去致祭。

我们三个人原本在马六甲拉也的意大利咖啡厅喝下午茶,我起身告辞说有事要先离开,K和H问我什么约会那么重要?我说要去赵明福的家上支香,没想到他们听了,不约而同站起来说大家一起去。

我这两个同龄朋友,早已不问世事。经历五十多年的寡头政权统治,他们对这个国家所发生的倒行逆施的事,感觉上已经麻木,再有匪夷所思的事持续发生,也未必能使他们有动于衷;万万想不到,赵明福的遇难,还能触动他们反应迟钝的神经末梢,毅然和我一起到明福灵前忍着泪水上一柱香。

这使我想到副首相慕尤丁前些日子讲的话。他说,赵明福事件对华社的影响很大,使到华人对国阵政府失去信心。从这句话可以知道,副首相对问题的症结所在非常清楚,可我就不明白,他既然有此感悟,为什么还不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去恢复政府的公信力?比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等等。人民要求的只是公开、公平、公正和完全透明的真相调查,不是遮遮盖盖的黑箱作业,不是在事发后,不惜一切代价为反贪委员会护航,不是在真相大白之前急于为反贪会中可疑的涉嫌施暴者做无罪辩护,更不是放狗咬人污蔑挑出他杀疑点的国际知名法医为“骗子”和“怕输不敢来供证”。

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人,以证人身份,被请去反贪污委员会办公室协助调查,结果次日被发现卧尸反贪会大楼底下,颈上有被扼勒痕迹。反贪会官员一问三不知,而且没有在第一时间报警。反贪污委员会的头头在案发次日未经调查就斩钉截铁地说,他的官员绝对没犯错,一位部长还说了句引起公愤的“谁知道赵明福会跳楼?”,因此他们坚称不需要对明福的死亡负责。接着不久,这名反贪会头头谜样般宣布提前退休了。

这种令人发指的森林法律事故,发生在“一个马来西亚”,其杀伤力会在国际上产生怎样恶劣的影响,我们无从估计。无论如何,人们是非常高兴地看到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破天荒地发表文告对赵明福之死致哀,并表示希望验尸庭能尽快完成审理作出判决,同时强调反贪会不会对任何涉案者妥协或袒护。他说他除了代表自己还代表全体马来西亚反贪会成员,对发生于2009年7月16日的事件,和已故赵明福家人同样感到悲伤和失望。

这虽然是一份迟到的声明,却是得体的表态。人们除了怀疑其中的政治议程,当然也乐於看到他言而有信,这也就是为什么民间反应普遍是希望他“说到做到”的原因。也有人这么认为,声明透露的玄机是,反贪会已查明真相准备承担责任,凶手会被揪出来控上法庭,使在野党在下届大选中无法继续利用这个课题争取华人选票。我要说的是,这是盲目乐观的想法,即使有这种“神迹”出现,我想也未必救得了当今政权体制上的病入膏肓。

际此明福遇害周年,祝愿他在天之灵安息。马来西亚人民一定会为他申冤,还他清白,就等时候到来。

发表于22-07-10马来西亚《东方日报》副刊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