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9日星期二

马华公会离开荷兰还会远么?

砂拉越州选民主行动党获得大胜之,《马来西亚前锋报》社论呼吁政府无须再理会国内华人的需求,“因为华人不支持国阵”;与此同时,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对败北的人联党下指导棋,主张该党不入阁,免得未来在州施政方面必须对华人负责。

这两种论调听起来好像不同调子,本质上却是abang adik,一唱一和,就是要惩罚不支持国阵的华人,两者互动在“一个马来西亚”伪装下,大力鼓吹种族极端化而又当缩头乌龟,做贼喊贼,把“分化”的责任推给在野党,妄图以巫制华或以巫脅华,散播“巫朝华野”悖论制造恐慌。这是腐蚀中的政权不择手段的求存之道,历史上屡见不鲜。

《马来西亚前锋报》是沿着五十二年不变的单元种族主义路线,积极推动伪命题的马来人主权至上意识形态,我们已经见怪不怪。正如林冠英所说:“它是一家鼓吹庆祝1969年513杀害非马来人黑暗日、让这天成为神圣及吉祥纪念日的报章,会持续挑起种族及极端言论,其实并不让人感到惊讶。”

问题是,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为什么会配合《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论调,公然对华人进行击板弹柱式的消极恐吓?最近几场补选之后,他不是一直沾沾自喜地宣称华人选票已经回流么?难道他昨夜才突然被砂拉越华人反风刮醒,觉察到那不过是镜花水月,马华公会一旦错估形势可能从此“去荷兰”。

他擅长于对巫统“小骂大帮忙”以保住马华公会地位的一番心机,岂不付之东流?而马华公会传承的官本位大业也将毁于一旦。这才是他寝食难安忧心如焚的最大隐患。他会鼓吹“没官做,没责任”这种毫无政治道德承担的言论也就不言而喻了。

东姑阿都拉曼当年曾说过:“就算马华公会输到只剩下一个席位,它还是联盟的盟友,会继续留在政府里服务。”东姑义薄云天的豪气,相信不是今天的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所能理解的。

老马是种族主义之父

前首相马哈迪在这个时候也插上一脚,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他在部落格中同样把一场民主选举结果描绘成“种族分化”,指责民行党把“种族主义毒素”带进砂州,分裂了砂州人民,而忘记了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种族主义之父”。

今天的社会分化正是他22年在位期间玩忽职守留下的负资产。他还敢说:“没有任何人得到全部他们认为应该得到的东西,马来人也没有,华人也没、印度人也没、伊班人也没、卡达山人也没等等。每个族群都必须放弃一些东西。这就是分享的本质。”这种“分享论”的物质基础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是每个族群应该得到的东西都可以得到?或每个族群都能平均得到一小部分应该得到的东西?

他撒下这个弥天大谎,是欲盖弥彰。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各个族群“认为应该全部得到的东西”(或只说一小部分东西吧)都被他的朋党和极小部分的既得利益者“分享”了。广大的各个族群既不曾拥有,今天又何来“放弃”?这不是“分享论”,而是光秃秃的“没有论”。

弱肉强食,国家资源被他所养殖的蛀米大虫吃光了,今天还想借牺牲之名脱罪,并在人民强烈要求改变的压力下,继续种族煽情,还把社会分化的罪名推给求变的人民和在野党。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甚至跳出来指责华文媒体“为提高销量制造动乱”,还说他会监督华文报章的情况。这些最适合用在马来文报章特别是《马来西亚前锋报》身上的语言,因为一场砂拉越州选的反风,都抛到华文媒体身上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内政部长是不是正在准备另一波的“茅草行动”?其实,这次在砂州选举吹起的反风,还包括了一定范围内的当地土著,这个突破口逐渐扩大已是指日可待,难道这也是华文媒体“煽动”的结果?接下来的全国大选会出现怎样的情况,相信巫统心里有数。

巫统政治本钱消耗殆尽

除了制造种族对抗情绪来捞取政治利益,基本上巫统的政治本钱已消耗殆尽,说得贴切一点,它已经是一个政治破产的政党,只能靠典当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度日。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僭越华社代表权要为巫统提供担保,也是枉费心机而已。

靠着耍嘴皮为虎作伥把华人带去荷兰,华社会允许么?马华公会各级领导有哪一个不是官迷心窍?为了图个官职就就像四面佛,可以团团拜只求香火不绝。就是这个死穴令马华公会官爷们动弹不得,要不就打迷踪拳,什么民族大义和公平施政,管他娘!看起来马华公会离开荷兰是不远了。

德国“铁血首相”俾斯麦说过这样一句话:“喜爱香肠和相信正义的人应该永远都不去观看这两者是怎么制作成的(People who love sausage and people who believe in justice should never watch either of them being made)。”把人民要求改革的决心扭曲成种族分化,就是这么一回事。

原文载于独立新闻在线《无极之谈》专栏


没有评论: